宁夏十一选五500期走势|宁夏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主管

微信公眾號

專家論壇

特朗普東亞行與美國亞太秩序重構

時間:2018-01-31 作者:李文

特朗普東亞行的言行舉止非常有選擇性,產生的客觀效果符合當代世界和平發展、合作共贏的總體趨勢,順應亞太地區調整與變革的時代需求;美國政府對中國從富變強客觀事實的認可,改變了奧巴馬時期中美關系的性質與面貌,在經濟與安全兩大領域對亞太秩序重構產生積極影響。

  文/文

DOI: 10.19422/j.cnki.ddsj.2017.12.008

注釋略

 

201711314日,美國總統特朗普訪問日本、韓國、中國、越南、菲律賓等東亞五國。此行是歷屆美國總統中出訪亞太時間最長的一次,也是小布什2003年訪問亞太以來訪問國家最多的一次。白宮稱,這“充分體現了特朗普對亞太地區的重視”。

 

有所為,有所不為

特朗普東亞行以“美國優先”“美國再強大”“應對首要威脅”為基本原則,符合這一原則的事多說多做,不符合的不說不做,關系不大的多說少做或只說不做。訪問結束后,他在白宮發表書面聲明,稱此次東亞行有三個目標:“全世界應該團結起來對抗朝鮮的核威脅”“在一個自由和開放的印度—太平洋地區加強美國的聯盟和經濟伙伴關系”“公平和互惠貿易”。其中,“多說多做”的是第一與第三項,“多說少做”的是第二項,至于前任奧巴馬“多說多做”的“亞太再平衡”,特朗普“一不說、二不做”。

首次東亞行為特朗普首年執政贏得了榮譽。在縮小美國與亞洲國家巨額貿易逆差、推動相關國家開放市場、對美制造業投資以增加美國本土就業等方面,特朗普取得的成績甚至超出預期。訪問期間,特朗普說,“美國與世界多個國家均維持著貿易赤字,我們不希望貿易赤字的發生”“美國必須獲得公平與互惠的對待。巨大的貿易逆差必須迅速降下來!”行程結束后,特朗普為美國爭取到至少3000億美元的訂單。日本承諾將加大對美國在汽車、基礎設施、可再生能源等領域的投資。在韓國,特朗普與文在寅討論修訂美韓自貿協定,據稱,有42家韓國企業有意愿投資美國,金額將達170億美元。在越南,特朗普說,他讓“APEC領導人們第一次了解何謂公平互惠的貿易”,越南將在美國投資100億美元。此外,他提出的日韓多購美國軍火、多付美國駐軍“保護費”的要求也大都如愿以償。

在說服各國領導人建立統一戰線以對抗朝鮮的核威脅方面,特朗普也得到較為滿意的結果。美日雙方通過首腦會談確認“最大限度向朝鮮聯合施壓”,美韓商定“以實力促和平”,不僅要加大對朝制裁,而且繼續實施武力威懾。雖然在向中國要求額外加大對朝鮮制裁力度方面未能如愿,但中美雙方坦誠溝通,再次強調了致力于半島無核化的共同立場。特朗普在總結聲明中說,亞太各國都加入制裁行列。美國的關鍵盟友日本同意朝鮮須絕對無核化,中國領導人同意用中國與朝鮮緊密的貿易關系來施壓,韓國總統文在寅、越南國家主席陳大光、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也都愿意配合聯合國安理會的制裁決議案,包括與朝鮮切斷貿易往來,驅逐朝鮮外交官等。特朗普表示,“選項都擺在桌上”。

特朗普在日本首次演講中第一次公開提及“印太”:“此行,我們將尋求新的合作伙伴以及與盟友之間的合作機會,力爭建立一個本著自由、公正與互惠的印度—太平洋地區。”這個概念在他日后行程中也多次說起。但多種跡象表明,雖然一些亞洲國家很期待,但特朗普始終沒有拿出、也似乎不急于拿出有模有樣的亞洲戰略。原因很簡單,他主張“美國第一”,主要心思還放在國內,東亞行的所作所為主要圍繞美國經濟與安全利益進行,對亞太多邊機制興趣不大。例如,出發前他曾表示因“需早日回國參加重要活動”而不會參加1114日的馬尼拉東亞峰會,后因這一決定引起外界不少質疑與批評,認為如果不參加會動搖盟友對美國的信心,為中國開啟在區域扮演領導角色的大門,才不得不改變了日程。

受到“與眾不同的紅地毯式尊重”,讓特朗普感到興奮與開心。白宮官員則稱,特朗普此行受到盛情款待已是一種勝利,凸顯美國在奧巴馬任內與亞洲關系惡化后,重拾了亞洲對美國的尊重。特朗普還表示,他這次亞洲之行的另一個成果是“結交了很多最高層的朋友”。白宮官員稱,特朗普將借助與亞洲領導人建立起的良好關系,贏得他們在貿易、軍售與外交政策上的大幅讓步。用特朗普的話說,“東亞行后,美國在世界上的地位從來沒有如此強大”。同時由于特朗普訪問期間沒有宣揚美國的政治制度和所謂的自由、民主、人權價值觀,也沒有采取對立、對抗的舉措遏制中國,讓那些心懷冷戰思維的西方政治人物與媒體深感到失望和不滿。

特朗普一路上都沒提亞洲的人權問題,在這一點上被詬病最多。美國一些政客宣稱特朗普在亞洲被“玩弄”。“從緬甸到菲律賓,特朗普在亞洲之行很大程度上忽視了人權。” 還有人指責特朗普正在幫助中國站到國際舞臺的中央,“把全球領導權拱手讓給中國”。有日本媒體稱特朗普的表現表明美國的“超級大國領導人形象”已經消失。更有人批評特朗普釋放混亂信號,在盟友心中降低了美國的可信度。日本TBS電視臺認為,特朗普在東盟系列峰會上根本沒有提出一個能阻斷中國和東盟關系的決議草案。現在要改變中國在南海問題上的引領趨勢很難。美國前總統奧巴馬的亞洲顧問何瑞恩說,特朗普這次出訪增強了人們對于“亞洲正加速前進,而美國卻在向后看”的印象。

 

中美關系實現重大突破

特朗普東亞行,在中國收獲最大。中美雙方都感到如愿以償,增進了互信,為互利共贏的大國協調開辟了新領域、找到了新途徑。

近年來,中國倡導構建以合作共贏為核心內容的新型國際關系,特朗普執政前的多屆美國政府堅持西方政治社會制度和價值理念的普遍性,在不同程度上都有為發展中國家提供幫助的用意,但兩者間的本質區別在于:中國尊重別國的道路選擇,反對干涉別國內政;美國質疑別國的道路選擇,主張干涉別國內政。特朗普與他的許多前任不同,他主張“美國第一”,衡量是非、劃分親疏敵友的唯一標準是看是否有利于美國的“再次偉大”,而不大在乎對方在理論、道路和制度選擇上是否與自己不同,這在事實上等于接受了中國有關世界多樣性和多元性的正確主張,放棄了認為美國道路制度價值是世界各國唯一正確選擇的一元史觀。

特朗普執政后,美國方面取得的最大突破是首次認可了中國是一個大國和強國但不是敵國這一客觀事實,實事求是地對中國的國際地位予以認可與充分尊重,公開表示愿意以平等姿態與中國一道在雙方存在共同利益的領域開展合作。通過此次訪華,特朗普更是用實際行動證明了習近平主席提出的“寬廣的太平洋兩岸有足夠空間容納中美兩個大國”重要主張的正確性。

早在20161114日,當選總統特朗普在同習近平主席通電話時就表示,中國是偉大和重要的國家,中國發展的良好前景令世人矚目。美中兩國可以實現互利共贏。此后,中美政府間不斷有良性互動。20171025日,特朗普在與習近平主席通電話,祝賀習近平再次當選中共中央總書記,稱“中共十九大舉世矚目”。1030日,美國白宮辦公廳主任約翰·凱利接受福克斯新聞網采訪時說,“中國是一個強國,但并不因此而成為我們的敵人”。他還表示,雖然美國人有自己的政治體制偏好,但美國不“論斷”外國政權,“中國的政府體系看來適用于服務中國人民”。

在華期間,特朗普沒有表現出一絲傲慢與懈怠。“將中國安排在訪問五國行程的中間,在北京度過當選一周年這一自己人生中最為重要的紀念日,特別精心錄制好小外孫女秀中文的視頻展示給習近平主席夫婦,這一切都顯現出特朗普對中國領導人的高度尊重以及對中美關系的極大期待。” 雖然他在日、韓、越、菲訪問時多次宣稱“美國優先”,但在中國卻只字未提。

2006年至今,朝鮮先后進行了六次核試驗和多次導彈發射。雖然聯合國安理會多次通過譴責和制裁決議,但收效甚微,一個重要原因就是中美兩國對這一問題的解決上存在分歧。在新的中美關系框架下,特朗普政府改變了奧巴馬時期對朝的“戰略忍耐”政策,中美雙方的對朝立場趨于一致。特朗普訪華期間,兩國元首再次確認了實現朝鮮半島和平與無核化的承諾,以及兩國執行聯合國安理會有關決議并尋求通過外交途徑解決問題的決心,為朝核問題的根本解決奠定了基礎。

訪華期間,特朗普重申美國堅持一個中國政策,沒有在南海問題上向中國發難,并聲稱兩國巨額貿易逆差的形成責任在于其前任領導人。中美雙方本著“雙向互利、大體平衡”的原則,在兩場簽約儀式上共簽署合作項目34個,金額達到2535億美元。為減少貿易不平衡,美國在高科技產品方面放寬對中國的出口限制。

1972年尼克松訪華,是要在安全上與中國聯手對抗蘇聯。2017年特朗普訪華,中心任務是為解決經貿和為朝核問題尋求答案,兩者的共同之處在于都回避了社會制度與價值理念的差異。近代以來的國際關系史表明,基于意識形態的合作最不可靠,基于對付第三方的合作也不穩定,只有基于發展利益的合作最為鞏固與持久。特朗普的高明之處在于,順應歷史發展拋棄冷戰思維,糾正企圖通過遏制中國崛起維持美國霸權地位的錯誤路線,選擇與中國合作獲得再次強大的機會。特朗普政府認可中國道路和中國強大,中美之間分歧與對抗的基礎不復存在,開始從“亦敵亦友、合作與競爭并存”的不確定狀態轉變為在伙伴關系與競爭之間尋找平衡點的確定狀態,雙方關系的主要方面開始轉變為以雙邊合作、攜手共同處理和解決全球與地區問題,共同應對新的挑戰與新的威脅。

 

亞太秩序重構:從對立對抗到合作共贏

1972年尼克松訪華被歷史家們認為是“改變世界的一周”。2017年特朗普的亞洲之行,雖然在主觀上只是為美國謀利益,但在客觀上,卻對亞洲秩序從對立對抗轉向合作共贏產生了積極影響。

奧巴馬執政時期的亞太秩序帶有濃郁的冷戰色彩,有和平合作,但更有分歧與對抗。為遏制中國,當時的美國指使盟友并拉攏挑唆其他國家尋求與中國對抗,導致這一地區屢屢發生糾紛與爭端。許多亞洲國家經濟上靠中國,安全上靠美國,也因此常常陷入困惑與糾結。今日中國所要追求的利益首先是在國內發展,堅持“中國自己發展好,就是對世界最大的貢獻”。特朗普無意繼續實施奧巴馬政府旨在牽制中國的亞太戰略,把如何讓美國再次強大視為第一要務。中美對自己國家利益首要在國內的界定,決定了這兩個世界大國在亞太地區乃至世界只能是“軟接觸”,而不能硬碰硬。遇到問題與挑戰,處理的方式只能是兩國共同商量,合作解決。

從務實的立場出發,作為世界上最大的發達國家,特朗普高度重視美國自身發展,不愿意為任何多邊框架,包括亞洲合作機制出錢出力,因此,他執政后幾乎馬上決定退出“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定”(TPP),至今尚未制定出一致性與連貫性的亞洲政策,甚至還沒有正式任命專門負責亞太事務的政府官員。但亞太地區在世界格局的重要性,又決定了美國不能對這一地區的事務不聞不問。雖然放棄了與中國的敵對思維,美國的東亞同盟存在的必要性大打折扣,但還有對付朝鮮的需要。如果徹底推翻奧巴馬的亞太戰略,不但會遭到國內一些人的強烈反對,還會引起盟友的不滿。故此,此次訪問亞洲五國,特朗普刻意用“印度—太平洋”(印太)遠景取代“亞洲—太平洋”(亞太)戰略,聲稱“再度確認為建設自由開放的印度洋—太平洋地區,美國將發揮領導力”。但要成功地組織這一跨地緣板塊的超級聯動,需要美國付出巨大的國力與外交資源,對此,特朗普心知肚明。因此,其意義僅在于為美國在這一地區的安全與軍事存在的繼續換一個新說法,如澳大利亞學者戈雷所說,“試圖通過文字游戲淡化中國的影響力”。

在過去數十年,在中國這個經濟火車頭的拉動下,亞太地區維持了持續的繁榮,也改變了全球經濟的版圖。作為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國家 ,中國提出“一帶一路”倡議,目的在于推動更大范圍、更高水平、更深層次的區域合作。

中美以巨大的共同利益為基礎建立起新的、以相互溝通與協調為主要方面的雙邊關系框架,十分有利于亞太地區多邊合作機制向開放、包容方向發生調整。

在中美關系進入合作共贏渠道的背景下,雙方的“亞太戰略”相互交匯融合。為應對朝鮮核威脅,特朗普強化與日本、韓國的同盟關系,動員包括東南亞國家在內各國領導人建立統一戰線,與此同時,中美在朝核問題上原則立場也趨于一致。在奧巴馬時代,美國對“一帶一路”比較抵觸。特朗普執政后,美國政府不僅派代表出席20175月在北京舉辦的“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當地時間622日,特朗普還在白宮首度明確表態:美方愿同中方在“一帶一路”有關項目上進行合作。從中可見,新的亞太秩序正在浮出水面:美國在它所構建的安全秩序中加入中國,中國在“一帶一路”建設中加入美國,和平與合作成為地區發展與繁榮的最大優勢。

隨著亞太新秩序前景的展現,奧巴馬時期亞洲國家在安全上依賴美國、經濟上依靠中國的情形將日漸成為歷史。如果亞洲國家無論在安全上、還是在經濟上,都能與中美兩個大國同時開展合作,不但可避免中美對抗時須選邊站的尷尬,也可以從政治影響經濟,即“政冷經涼”的困境中有所解脫。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提出2018年春天訪華,韓國總統文在寅則希望2017年年內訪華,因為他們都意識到中美關系已經今非昔比。“薩德”降溫,南海趨于風平浪靜,東南亞國家對參加“一帶一路”的熱情有增無減,日本的態度也由消極轉變為積極,這一切,無不表明這一地區正在發生大的調整與變革。

 (作者系中國社會科學院美國研究所研究員,博士生導師)

 (責任編輯:徐海娜)

 

特別關注 More

讀者服務

010-83908407(編輯部)
010-83908400(總編室)
010-83908408(發行部)

在線投稿

在線訂閱

吉林时时几点开奖 现在手机怎么样能赚钱最快 欢乐二人雀神腾讯 棋牌玩龙虎有没有窍门 功夫万条筒游戏 二人斗地主规则 天津时时彩万能6码 波克捕鱼兑换码那里有 骰宝赌场会作弊吗 圣彼得堡最赚钱行业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