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十一选五500期走势|宁夏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主管

微信公眾號

地區情勢

阿根廷政黨格局的重塑及其對政治生態的影響

時間:2018-01-15 作者:林華

導語:2015年,來自中右翼政黨聯盟“我們變革”的毛里西奧·馬克里在阿根廷大選中獲勝,不僅成為阿根廷恢復民主制度以來首位屬于中右翼陣營的總統,也打破了長期以來兩大傳統政黨輪流執政的政治格局,同時還開創了商界精英轉戰政界成為國家領袖的先河。2017年,“我們變革”在議會中期選舉中大獲全勝。作為中右翼政治力量的主要代表,“我們變革”在短短兩年時間里迅速崛起并鞏固了執政地位。馬克里領導的中右翼政黨聯盟代表著中上階層的利益,并試圖用精英主義治理國家,但出于務實的考慮和爭取選票的目的,并不會完全無視中下層民眾的利益和訴求。

 

20世紀3070年代,阿根廷經歷了長達半個世紀的文人和軍人交替執政。在此期間,代表左翼政治力量的正義黨、屬于中間派別的激進公民聯盟和右翼的軍人政府是阿根廷政壇的主角。1983年,阿根廷恢復民主制度,軍人干政退出了歷史舞臺,正義黨與激進公民聯盟兩黨輪流執政,但前者明顯占據了上風,并且實現了12年的連續執政(20032015年)。這主要歸功于阿根廷左翼民眾主義政治力量在多次執政過程中積淀起來的深厚政治和社會根基。201511月,來自中右翼政黨聯盟“我們變革”的毛里西奧·馬克里在阿根廷大選中獲勝,不僅成為42年來首位屬于中右翼陣營的總統,也打破了阿根廷長期以來兩黨執政的政治格局。

本文將對最近兩年來,阿根廷政黨格局在中右翼政黨執政后出現的新變化進行研究,闡釋政黨格局變化對于左翼長期執政后形成的民眾主義政治生態造成的影響,并分析這些變化和影響可能對當前及未來中阿經貿關系帶來的政治風險。

 

中右翼政黨執政對阿根廷政黨格局的影響

 

在阿根廷歷史上,左翼力量無疑在政治角逐中占據著主導地位。20世紀40年代正義黨和庇隆主義誕生后,阿根廷左翼政治運動就擁有了強大的社會基礎和廣泛的民眾支持。庇隆下臺后,盡管他倡導的理論學說和政策實踐受到嚴厲打壓,但庇隆主義特有的感召力和吸引力始終是其他任何一種政治勢力和政治思潮都無法比擬的。可以說,庇隆主義不僅擁有眾多堅定而忠實的追隨者,而且已經深深根植于阿根廷的政治和社會文化中,成為國家的政治象征。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在阿根廷存在著各種大大小小以正義黨冠名或打著庇隆主義旗號的政黨,有些是從正義黨分裂出去重組的新黨,有些則與正義黨或傳統的庇隆主義并無瓜葛,但只要打出庇隆主義這面屹立不倒的大旗,就能吸引不少選民的支持。

相比之下,右翼政治力量缺乏發展壯大的土壤。在阿根廷,右翼是與反民主勢力以及軍政府時期的獨裁專制統治聯系在一起的,是政治迫害、追捕持不同政見者、酷刑虐待囚犯等軍政府時期犯下各種反人類罪的代名詞。因此,在1983年阿根廷恢復民主制度后的幾十年時間里,很少有某個政黨公開承認自己屬于右翼陣營。即便是那些在政治光譜中明顯偏右的政黨,也更愿意以“民主派”或“民族主義政黨”自居。在普通民眾中,右翼政黨更被視為另類,很難獲得較高的支持率。而中間派別的政黨雖然也擁有一定的選民基礎,但其執政能力的欠缺極大影響了它在選民中的地位。1983年后,中間派政黨激進公民聯盟曾兩次上臺執政,分別是19831989年的勞爾·阿方辛政府和19992001年的費爾南多·德拉魯阿政府。但這兩位總統均未能完成任期,也沒能幫助阿根廷實現經濟振興。

2003年以來,以正義黨為核心的左翼政黨聯盟“勝利陣線”在阿根廷政黨博弈中一直占據上風和優勢。它憑借良好的政績和牢固的社會基礎,連續三次在大選中獲勝,執掌政權。在2015年之前的六次議會選舉中,“勝利陣線”五次勝選,牢牢地控制了參眾兩院,僅在2009年失利一次。2015年,“勝利陣線”雖然沒能贏得大選,但并非一敗涂地,而是僅以微弱差距敗北。在議會選舉中,它以39個參議院席位和95個眾議院席位保持著議會第一大黨的地位,并在全國24個行政區的地方選舉中贏得了12個省長職位。

從以上分析可以看出,長期以來阿根廷政黨格局的一個重要特征就在于左翼力量強大、中間派別孱弱,而右翼力量因缺乏群眾基礎而難成氣候。從這個意義上講,2015年馬克里當選總統,2017年他領導的中右翼政黨聯盟“我們變革”在議會中期選舉中獲得壓倒性勝利,無疑對阿根廷的政黨格局產生了巨大的沖擊。首先,兩大傳統政黨輪流執政,甚至在很長一段時間里由正義黨一枝獨秀的局面被徹底打破。其次,右翼政黨選擇與中間派別結盟,有意識地弱化了自身的右翼特征,使政黨聯盟的政治傾向和政策主張向中間路線靠攏,以擴大選民基礎。最后,右翼政黨在阿根廷政壇的歷史形象被完全顛覆。一方面,它不再是獨裁專政的代名詞,而是成為了民主體系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民眾對左翼和右翼的界定不再以能否堅持和捍衛民主制度為標準,而是更多地從經濟、社會和對外政策的治國理念上加以考量;另一方面,馬克里本人出身商界,從政時間不長,其內閣成員多為企業高管,這不僅改變了人們對右翼勢力的傳統認識,也開創了商界精英集體轉戰政界治理國家的先河。

 

中右翼政治力量崛起和壯大的主要原因

 

2015年,馬克里雖然贏得了大選,但他領導的中右翼政黨聯盟的執政根基并不牢固。但執政兩年來,“我們變革”在阿根廷政壇的地位逐漸鞏固,已迅速發展成為能夠與傳統政黨抗衡的新興政治力量。在201710月舉行的議會中期選舉中,該政黨聯盟不僅在包括布宜諾斯艾利斯省在內的全國主要省份大獲全勝,而且還在由正義黨長期控制的數個中小省份取得了出人意料的勝利,從而以25個參議院席位和107個眾議院席位成為參眾兩院的第一大政黨聯盟。

作為中右翼政治力量的主要代表,“我們變革”緣何在短短兩年時間里迅速崛起并鞏固了執政地位?這既得益于外部因素的推動,也要歸功于聯盟自身的優勢和策略的得當。

從客觀環境上看,自2012年以來阿根廷經濟持續低迷,通貨膨脹率居高不下。政府對經濟的過度干預不僅造成了一系列難以擺脫的困局,而且對企業活動和居民生活均產生了不同程度的影響。阿根廷民眾,特別是中產階級和中高收入階層,開始對執政風格日趨強硬、執政手段日趨僵化的左翼政權感到厭倦,不滿情緒與日俱增,“求變”心理逐漸占據上風。馬克里利用選民心態的變化,適時提出了減少政府干預、開放市場、鼓勵私人投資等競選主張,以不同于傳統政治家的“改革者”姿態參加大選,并最終勝選。

但是,馬克里領導的“共和國方案”黨成立于2005年,到2015年大選時建黨時間只有十年,政治影響力僅限于首都和布宜諾斯艾利斯省,在2013年之前的歷次議會選舉中均表現平平。為彌補這一劣勢,擴大在全國范圍內的號召力,馬克里采取了結盟的方式,在大選前與中間派的激進公民聯盟、左翼的“公民聯盟”以及若干個小黨派共同組成了中右翼政黨聯盟“我們變革”。其中激進公民聯盟是歷史悠久的全國性政黨,盡管歷史上政績不佳,但在各個省份仍具有一定的選民基礎。因此,“我們變革”是由代表著左中右三種不同政治力量的黨派跨越意識形態障礙后,為贏得2015年大選而結成的聯盟。盡管這種建立在共同目標、不同政見基礎上的盟友關系并不穩固,而且在執政的兩年時間里各派之間分歧嚴重,但馬克里還是成功地避免了執政聯盟內部的分裂,保持了各派別之間的團結,為“我們變革”贏得2017年議會中期選舉奠定了基礎。

此外,左翼政治力量的削弱也為中右翼政治力量的崛起和壯大提供了可能。這種削弱一方面來自于左翼政黨內部的分裂。早在2013年,左翼政治力量就出現了分裂的跡象。2015年大選時,“勝利陣線”推選的總統候選人丹尼爾·肖利并沒有得到時任總統克里斯蒂娜·費爾南德斯的全力支持。肖利敗選、費爾南德斯卸任后,“勝利陣線”陷入群龍無首的境地,并很快發生內部分裂,在議會的力量受到嚴重削弱。在2017年議會中期選舉中,各左翼政治力量互不相讓,同臺競爭,極大地分散了選民的選票,為“我們變革”的獲勝提供了可乘之機。另一方面,馬克里上臺后,為打擊和削弱左翼政治勢力,采取了“政治清算”策略。他打出“反腐敗”的旗號,利用民眾對腐敗行為的厭惡,對包括前總統費爾南德斯在內的一批前政府高級官員都進行了腐敗調查,并先后逮捕了前計劃部部長胡里奧·德維多和前副總統阿馬多·布杜。隨著腐敗案件的不斷發酵,左翼力量的政治聲譽受到嚴重打擊。

 

中右翼政黨執政能否改變阿根廷民眾主義政治生態

 

阿根廷是一個具有濃烈民眾主義政治色彩的國家。民眾主義在阿根廷不僅有著極其牢固的社會根基,而且往往表現得過于激進和極端。2015年馬克里上臺后,試圖在阿根廷推行以自上而下的改革為特征的精英治理,這顯然不符合阿根廷民眾主義的政治傳統。那么中右翼政黨運用精英主義治理國家能否獲得廣泛的支持和理解,從而改變阿根廷民眾主義的深刻印記呢?要回答這個疑問,還要從分析馬克里的競選主張、上臺后的政策措施以及議會中期選舉后釋放出的改革信號等問題入手。

首先,盡管馬克里在競選期間提出了不少改革設想,但是為了爭取更多選民的支持,他也曾多次表示并不反對左翼政府的某些措施。此外,拉美國家的政治領袖在競選時做出的承諾往往因主觀和客觀因素的制約而無法兌現。費爾南德斯執政時期,馬克里在談到政府對航空公司的國有化政策時,曾毫不猶豫地表示一旦他掌權將對其再次進行私有化。而事實上,在馬克里執政的兩年時間時,阿根廷并未進行任何新的私有化。

其次,“共和國方案”黨盡管強調經濟領域的市場主導,但也支持實現社會公平。據調查,75%的黨內領袖認為政府應在減少社會經濟不平等上發揮重要作用。而馬克里上臺后,雖然反對像前屆政府那樣為中產階級和勞工階層提供巨額補貼和高福利待遇,但并沒有削減對低收入階層的救助,同時通過減稅、限價等政策在一定程度上保護了工薪階層的購買力水平。中期選舉勝利后,在馬克里的改革計劃中,推動公平、創造就業、減少非正規就業等目標均赫然在列。

最后,阿根廷特殊的歷史造就了一種復雜的階級利益格局,政治和社會矛盾異常尖銳。上層精英與下層勞工之間、庇隆主義者與反庇隆主義者之間的利益沖突不可調和,造成了嚴重的社會分裂。在這樣一種政治生態環境中,需要政府創造條件,推動社會共識,循序漸進地推進改革。因此,雖然馬克里及其“共和國方案”黨并不認同民眾以社會抗議的方式表達訴求,但政府已經意識到了營造和諧的社會氛圍、緩和社會矛盾的必要性和重要性,并在其新的改革方案中特別提到了這一問題。

綜合以上分析,雖然馬克里領導的中右翼政黨聯盟代表著中上階層的利益,并試圖用精英主義治理國家,但出于務實的考慮和爭取選票的目的,并不會完全無視中下層民眾的利益和訴求。此外,在“共和國方案”黨的內部,也存在著主張與庇隆主義者聯合的派別。這表明,無論從客觀環境還是主觀意愿上看,中右翼政黨都不太可能終結阿根廷的民眾主義政治傳統。在中期選舉結束后,一些分析人士甚至認為馬克里的“庇隆化”是其獲勝的主要原因。盡管對這種觀點存在爭議,但或多或少都驗證了中右翼政黨在執政后出現的某些變化。

 

阿根廷政治格局的變化和政黨之爭對中阿關系的影響

 

阿根廷左翼政府執政時期,中阿兩國關系發展迅速。但中右翼政黨取得政權后,中阿關系不可避免地受到一些影響,出現了一些起伏。需要指出的是,一方面,這是國家政權在不同政治傾向的政黨間更替后的必然結果,是阿根廷國內政治矛盾在對外關系領域的反映;另一方面,這是馬克里外交政策向多元化、平衡外交方向調整的必然結果。隨著中阿高層互訪的加強,以及馬克里政府對與中國在各領域合作的了解和認識逐漸加深,中阿關系繼續向前推進。然而,阿根廷政治格局的變化和政黨之爭帶來的風險仍有可能對未來的中阿關系產生影響,中國企業須加以重視。

首先,中右翼政黨代表著企業界、工商界等中上階層的利益,而近年來阿根廷方面對中阿經貿關系的質疑主要就來自這部分人士。他們認為中國對阿根廷的出口損害了阿根廷的再工業化和就業,主張阿根廷應減少從中國的進口,反對賦予中國市場經濟地位。因此,工商業利益集團的訴求一旦被納入政府決策,勢必使中阿貿易繼續受到保護主義的影響。

其次,中右翼政府在經濟發展模式上已向市場化和自由化轉變,加之大量商界精英進入政界擔任高層領導,阿根廷的投資環境將更加規范和商業化。這表明,與阿根廷存在經貿往來的中國企業必須改變長期以來對“上層路線”的過度依賴,更多地關注各種非政府因素。

最后,中阿合作應避免成為阿根廷政黨之爭的犧牲品。在墨西哥等國,因政黨矛盾引發的合作項目毀約已有先例。而目前中國在阿根廷投資的大型項目,也或多或少地受到其國內黨派之爭的影響。中國在里奧內格羅省的核電站項目原本得到當地政府的大力支持。但在20178月的議會中期選舉初選結束后,由于該省省長阿爾韋托·韋雷迪爾內克所在政黨的支持率嚴重下降,他對核電站項目的態度也隨之發生180度大轉彎,甚至在9月促成省議會通過了一項禁止在該省修建核電站的法律。這充分說明,關注和分析政治格局的變化已成為中國企業對阿投資必做的功課。

(作者系中國社會科學院拉丁美洲研究所副研究員,阿根廷研究中心秘書長)

(責任編輯:魏銀萍)

特別關注 More

讀者服務

010-83908407(編輯部)
010-83908400(總編室)
010-83908408(發行部)

在線投稿

在線訂閱

pk10杀一码全天计划 2019开奖结果走势 最新时时彩技巧 彩票走势图大全表 彩票专家预测号码 星星娱乐电玩城 三地走势图 时时彩最好的预测软件 二十一点稳赢要牌 江西体彩十一选五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