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十一选五500期走势|宁夏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主管

微信公眾號

焦點透視

從阿斯塔納和談看各方在敘利亞問題上的新一輪爭奪較量

時間:2017-10-12 作者:曾蕊蕊 來源:《當代世界》2017年第10期


導語:由俄羅斯、伊朗、土耳其三國主導的阿斯塔納和談有效促成了敘利亞政府和反對派繼續遵守停火承諾和之前達成的和談共識。阿斯塔納和談或將超越日內瓦和談,成為當前推動敘利亞危機政治解決的主要軌道。同時,這也折射出了敘利亞問題有關各方的具體考量和深度博弈。

作者及單位:曾蕊蕊  中國石油大學(北京)外國語學院

原文刊載于《當代世界》2017年第10期,注釋略

DOI: 10.19422/j.cnki.ddsj.2017.10.012 

9月1415日,由俄羅斯、伊朗、土耳其三國主導,敘利亞政府、敘利亞反對派武裝代表,聯合國、美國、約旦等觀察員國共同參與的第六輪敘利亞問題阿斯塔納和談在哈薩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納召開。和談氣氛良好,敘雙方同意繼續遵守停火承諾和前五輪和談共識,各方就在敘建立第四個沖突降級區”達成協議,并宣布沖突降級區”的有效期暫定為六個月,由停火擔保國俄羅斯、伊朗、土耳其成立聯合協調中心負責協調沖突降級區”內監督力量的行動。至此,阿斯塔納和談機制已確定在敘利亞南部、大馬士革郊區、霍姆斯北部、伊德利卜及周邊地區建立四個沖突降級區”,促成敘雙方實質性停火,有效緩解了敘利亞沖突的緊張局勢。據悉,下一輪阿斯塔納和談將于10月緊鑼密鼓地舉行,除落實沖突降級區”協議外,或還將探討吸納阿聯酋、埃及、伊拉克、中國等國為新的觀察員國等議題。一時間,阿斯塔納和談的成效和風頭似蓋過日內瓦和談,成為當前推動敘利亞危機政治解決的主要軌道,也成為域內外大國圍繞敘利亞問題展開外交博弈的重要舞臺。

從日內瓦到阿斯塔納,西方不亮東方亮

自2017年1月23日首輪阿斯塔納和談舉行以來,短短八個月間,俄、伊、土三國調動敘政府軍和主要反對派武裝圍繞停火問題在阿斯塔納舉行了六輪和談。參會的敘反對派武裝數量不斷增多,觀察員國所派代表級別不斷提高,會談討論的議題越來越實,成果也日益顯現。相比于久談未果、吵鬧扯皮的日內瓦和談,阿斯塔納和談橫空出世、形成機制并取得成果,深刻反映出當前敘利亞問題博弈的幾個新特點。

一、擱置政治分歧,先談停火問題

敘利亞問題爆發后不久,早在2012年6月就建立了由聯合國主導的敘利亞問題日內瓦和談機制,目標是推動敘政府與反對派開展對話,對話核心是政治議題。日內瓦和談機制建立五年來,共舉行了七輪對話,但始終是爭吵不休。一開始各方爭吵誰能代表敘反對派與會,后來爭吵誰是反對派誰是恐怖組織,再后來反對派堅持將巴沙爾下臺作為對話的前提條件,最終各方在巴沙爾去留”這一核心問題上僵持不下,各輪會談均無法取得實質性成果。2017年1月,在新一輪日內瓦和談被迫暫停之際,阿斯塔納和談應運而生。阿斯塔納不談政治只談停火,旨在敦促敘政府和反對派武裝之間實現永久停火,為日內瓦和談奠定基礎。起初,阿斯塔納和談的定位有點像日內瓦和談的預備會,但阿斯塔納和談節奏快、議題實,短期內舉行多輪會談,議題從停火、換囚、建立沖突降級區”延伸到建立敘利亞民族和解委員會,并達成了有關成果文件。阿斯塔納和談的作用和影響直線上升,已經成為與日內瓦和談并駕齊驅、旨在促進敘問題政治解決的外交雙軌”。

二、美歐、阿盟作用下降,俄羅斯影響日益突出

阿斯塔納和談的異軍突起也標志著俄羅斯在敘利亞問題上地位作用和話語權不斷上升。早期,在日內瓦和談占據主導地位的是美歐和阿盟,充當外交和軍事急先鋒”的是沙特、土耳其、卡塔爾這三個地區遜尼派國家,俄羅斯成為被圍攻的對象,伊朗一度被排除在日內瓦和談之外。2015年9月俄羅斯軍事介入敘利亞后,敘地面形勢迅速向有利于巴沙爾政權的一面發展。此后,美將在敘核心關切調整為反恐,歐洲國家囿于恐襲、難民等問題自顧不暇,沙、卡等國暗中支持的反對派武裝實力受挫,俄在敘問題上的權重不斷上升。俄一貫力挺巴沙爾政權,冷淡對待日內瓦和談,最終自立門戶創建了由俄主導、不談巴沙爾去留”問題的阿斯塔納和談機制,意在營造一種西方不亮東方亮”的氛圍,彰顯自身在敘利亞問題上以及在中東地區的影響力。俄羅斯也有意利用阿斯塔納平臺將在敘地面優勢轉化為外交資本,再利用外交博弈鞏固地面優勢,進一步與美爭奪敘利亞問題主導權。

三、土耳其立場發生重大轉變,俄、伊、土三國結成臨時聯盟

長期以來,以巴沙爾去留”這一核心問題劃線,在敘利亞問題上形成了美國、歐盟、沙特、土耳其、卡塔爾等國組成的倒巴”陣營,與俄羅斯、伊朗組成的挺巴”陣營對峙的局面,一度前強后弱、前攻后守。2016年7月以后,土耳其在敘問題上的政策立場出現重大變化,擱置倒巴”主張,發動軍事行動,背離美歐陣營,轉投俄、伊一方。土耳其突然倒戈”主要有四方面原因。一是對美國在土耳其7·15”未遂政變上的立場感到寒心;對美不顧土在庫爾德問題上的核心關切,執意扶植敘利亞北部庫爾德武裝大為惱火。二是對歐洲國家在土耳其入盟、修憲公投等問題上的消極態度極為不滿。三是認識到在俄羅斯、伊朗軍事介入并扭轉敘戰場局勢后,巴沙爾政權日益穩固,倒巴”目標已不太現實。四是意識到在伊斯蘭國”行將潰敗、各方急于爭搶地盤、敘北部庫爾德武裝可能進一步坐大的情況下,爭取地面優勢、遏制庫爾德武裝才是優先目標。鑒于此,土耳其在2016年8月向敘派出地面部隊,高調發動幼發拉底之盾”軍事行動,從伊斯蘭國”和敘庫爾德武裝手中搶占敘北部大量地區。此外,土在外交上迅速向俄羅斯、伊朗靠攏。2016年12月,三國外長和防長在俄羅斯舉行會談,就推動敘兩方停火達成一致。2017年1月,由俄、伊、土三國主導的阿斯塔納和談機制正式建立,一定意義上也標志著俄、伊、土這三個當前對敘戰場局勢最具影響力的國家結成同盟,域內外大國在敘利亞問題上的陣營劃分和力量對比出現重大調整。


2017年9月15日,為期兩天的敘利亞問題會談在哈薩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納結束。俄羅斯、土耳其和伊朗在會談結束后發表的聯合聲明中說,將在敘利亞設立4個沖突降級區,以確保停火協議得到執行并維護敘利亞領土完整。圖為在阿斯塔納,伊朗負責阿拉伯與非洲事務的副外長安薩里(中)出席有關敘利亞問題的第六輪會談。  

四、敘利亞問題博弈焦點從倒巴、反恐,轉變為后‘伊斯蘭國’時代”的地盤爭奪

阿斯塔納和談機制創立于2017年1月,一個重要的時間背景是2016年12月敘利亞政府軍收復阿勒頗。隨著美國、俄羅斯、伊朗、土耳其等國相繼加大在敘打擊伊斯蘭國”“征服陣線”等恐怖組織的力度,敘境內的反恐斗爭取得重大勝利,伊斯蘭國”大勢已去。但另一方面,敘政府軍、反對派武裝以及背后的域內外大國填補真空、爭奪地盤的斗爭也更為激烈。目前來看,敘政府軍控制著大馬士革、霍姆斯、阿勒頗等西線,發動東部攻勢”成功解圍代爾祖爾等省份。美國扶植下的敘庫爾德武裝幾乎占據了敘中北和東北部地區,正在攻打伊斯蘭國”在敘利亞的首都”拉卡,勢力南擴至幼發拉底河東岸。伊朗支持下的敘什葉派民兵堅守敘東部、南部地區,意圖與伊拉克邊境的什葉派民兵匯合,打通敘利亞到伊拉克的什葉派通道。土耳其支持的敘自由軍”在敘北部集結作戰,嚴防敘庫爾德族武裝在敘北部連接成片。可以說,阿斯塔納和談實際也是俄、土、伊三國鞏固在敘勢力范圍,并與有關各方爭奪地盤、置換利益的平臺。阿斯塔納和談提出的一個重要概念就是在敘建立沖突降級區”,由俄、伊、土三國擔保并監督敘各方在區域內遵守停火協議,事實上劃分確定了俄、土兩國在敘北部,俄、伊兩國在敘中部和南部的勢力范圍。

阿斯塔納和談折射敘利亞問題有關各方的考量和博弈

一、俄羅斯意在爭奪敘利亞問題主導權

敘利亞是俄羅斯在中東的唯一戰略支柱和軍事基地,保住巴沙爾,保住親俄政權,就等于保住了俄在中東的安全利益和政治軍事影響力。2015年9月,俄出兵敘利亞,在敘強力反恐和打擊反對派武裝,不僅扭轉了敘戰場局勢、穩住了巴沙爾政權,也在與美博弈中贏得了主動和優勢地位。目前看,俄羅斯創建阿斯塔納和談彰顯外交作用,與土耳其、伊朗聯手占據敘戰場優勢,暗中拉攏敘北部庫爾德武裝,調和其與巴沙爾政府關系,并利用庫爾德武裝調動俄美、俄土關系發展,意在進一步擴大在敘問題上的軍事、外交和政治影響力,與美爭奪敘問題主導權,并以敘問題為籌碼反制美在烏克蘭等其他問題上對俄的打壓。

二、美國反恐”、反伊”并重,扶植庫爾德武裝牽制各方

特朗普上臺后,美中東政策和敘利亞政策出現較大調整和反復。一方面,特朗普通過制裁伊朗、空襲敘利亞、首訪中東等一系列外交動作,確立了反恐”和反伊”兩大重點目標,拉攏了沙特、以色列等地區盟友,宣示了對敘利亞等熱點問題的主導權。另一方面,美在空襲敘利亞之后與俄緩和關系,不排斥并逐漸提高美方參加阿斯塔納和談代表的級別,顯示出美俄在敘問題上仍有協調合作的空間。目前看,美大力扶植敘庫爾德武裝,一是利用其打擊伊斯蘭國”,實現反恐目標,二是用庫族自治問題牽制巴沙爾政權和土耳其,三是用其壓制伊朗、黎巴嫩真主黨在敘影響力,保障盟友以色列、沙特的安全和利益。另一方面,美避免大規模、大投入卷入中東的基本原則沒有改變,對庫爾德武裝的支持仍有條件和限度,在敘利亞問題上的政策也存在不確定性和兩面性。

三、土耳其實用主義優先,死守庫爾德問題紅線

敘利亞危機爆發初期,土是美國在敘問題上的重要盟友,也是中東地區的倒巴”急先鋒。此后,敘戰場局勢發生逆轉,巴沙爾政權轉危為安,土倒巴”目標難以實現。與此同時,敘北部庫爾德武裝在美國支持下不斷坐大,在敘北部建立國中之國”,并意圖謀求獨立。與其同源的土耳其庫爾德工人黨受其鼓舞,重拾暴力武裝斗爭路線,在土國內頻頻制造暴恐襲擊,沖突從土東南向內陸蔓延,嚴重威脅土政權穩定和國家安全。打擊庫爾德勢力替代推翻巴沙爾政權,成為土在敘利亞問題上的最大關切。土總統埃爾多安曾表示,不管付出什么代價,絕不允許敘北部出現一個庫爾德國家,將敘利亞庫爾德人獨立建國和土耳其庫工黨與敘利亞、伊拉克兩國境內的庫爾德人合流劃為兩條不可逾越的紅線。鑒于此,土直接向敘出兵,在敘北部建立實質上的土控安全區”;迅速與俄、伊走近并進行利益交換,獲取兩國對其在庫爾德問題上的支持,并插手敘利亞戰后的政治安排;以疏美親俄實現對美國的報復和牽制。

四、伊朗視敘利亞為必爭必保之地,鞏固擴展什葉派聯盟”是其千秋大計

敘利亞是伊朗在中東地區的重要盟友,是伊朗著力構建的以伊朗伊拉克敘利亞黎巴嫩真主黨”為核心的什葉派聯盟”的重要一環。敘危機爆發以來,伊朗一直力挺巴沙爾政權,向其提供數百億美元的經濟和軍事援助,并派出大量軍事顧問和志愿軍直接赴敘作戰。這其中既有鞏固什葉派聯盟”的戰略目標,也有避免美歐、沙特等國將斗爭矛頭和戰火”直接轉向伊朗核問題和伊本土的現實考慮。伊朗在敘問題上投入巨大,在敘問題上的影響力也不斷提升。目前來看,伊朗有意與俄羅斯進一步加強戰略捆綁,以阿斯塔納和談機制為抓手,鞏固自身在敘問題上的軍事外交影響,打通伊拉克南部至敘利亞南部的什葉派走廊,鞏固和擴展什葉派聯盟”實力,并通過拉攏土耳其、卡塔爾,分化和弱化國際層面的倒巴”陣營和地區層面遜尼派聯盟”,以抗衡美國、沙特等國對伊朗的遏制打壓。

五、敘利亞政府冀望利用阿斯塔納和談牽制對手、鞏固政權

2015年9月以來,敘政府軍在俄羅斯、伊朗、伊拉克、黎巴嫩真主黨組成的挺巴”陣營的支持下,加大對敘反對派武裝和恐怖組織的打擊力度,逐步掌握了戰場形勢的主動。在2016年12月收復阿勒頗之后,伊斯蘭國”、征服陣線”遭遇重創,反對派武裝中較有實力的就是美國支持下的敘北部庫爾德武裝民主軍”和土耳其支持下的自由軍”。民主軍”在倒巴”問題上態度曖昧,但其謀求在敘北部建立庫爾德人國中之國”的目標令巴沙爾大為頭疼。自由軍”是牽制民主軍”的一支重要力量,但其倒巴”態度較為堅決。目前看,敘政府軍有意利用阿斯塔納和談穩住局勢,促動溫和”反對派與伊斯蘭國”、征服陣線”等恐怖組織進行切割;同時,利用俄羅斯和伊朗拖住土耳其,軟化土及自由軍”“倒巴”立場,利用土耳其和自由軍”牽制美國及其支持下的民主軍”,將庫爾德獨立問題壓制在可控范圍內。

未來影響敘利亞問題走向的幾個因素

目前看,阿斯塔納和談提出的沖突降級區”主張及各方達成的停火協議,對緩解敘境內武裝沖突具有積極意義,敘局勢有望在未來六個月內保持穩定。但也應該看到,敘問題錯綜復雜,牽扯各方利益和博弈,過去在敘達成的多次停火協議都未能得到長久、切實的執行。阿斯塔納和談的良好勢頭能否延續,停火協議能否順利實施,敘利亞形勢究竟走向何方,恐將受到以下幾個因素影響。

一、美國仍是影響敘利亞問題走向的最大外力和變量

目前看,美雖在防止敘利亞危機失控、打擊恐怖主義方面與俄羅斯擁有共同利益,但不會容忍俄奪取敘利亞問題的主導權。在敘利亞、伊拉克兩國反恐斗爭取得階段性成果,伊斯蘭國”“征服陣線”遭打壓潰敗之后,特朗普在敘利亞問題上將采取何種政策尚未可知。美是否重新聚焦推翻巴沙爾政權問題,是否默許或支持庫爾德人自治,如何處理與俄羅斯、伊朗、土耳其三國聯盟的關系,如何對待阿斯塔納和談機制,都將直接牽動敘利亞形勢發展。從特朗普的個性來看,也不排除美突然大幅調整對敘政策、抵制破壞阿斯塔納和談機制,甚至是再次對敘發動軍事行動的可能。

二、庫爾德問題成為影響敘利亞問題走向的重要因素

近來,隨著敘利亞、伊拉克局勢,尤其是打擊伊斯蘭國”行動取得進展,地區庫爾德人謀求自治獨立的傾向上升,庫爾德問題牽動各方復雜博弈。敘利亞的庫族武裝在美國的扶植下實力不斷增強,在打擊伊斯蘭國”過程中將土敘邊境原控制區與新占地盤連成一片,在敘北部建立國中之國”。敘事實上已形成了南方巴沙爾政權與北部庫族聯邦兩強并立的局面,未來面臨分裂和內戰風險。伊拉克庫區逐漸脫離中央政府管控,又通過伊斯蘭國”搶下不少無主之地,總體實力和分離勢頭同步上升,已于9月25日進行獨立公投,對其他三國庫人產生一定刺激。土耳其庫工黨頻頻制造暴恐襲擊,嚴重威脅土政權穩定,與土政府沖突加劇,土政府將庫爾德問題明確為其在敘利亞問題上的紅線。目前看,敘庫族武裝與巴沙爾政權的博弈是影響敘問題走向的重要內部因素。庫族武裝有意以放棄倒巴”立場換取巴沙爾承認其在敘北建立國中之國”。巴沙爾面臨兩難境地,若其對俄羅斯和伊朗的長久支持有信心,則會拒絕庫族自治要求,反之,為求政權延續則會默認獨立事實。另一方面,美、俄在敘庫族自治問題上采取何種立場直接關乎土耳其如何選邊站隊,如美默許庫族自治,土將繼續倒向俄,若美反對庫族自治,土可能重新倒向美國一方和倒巴”行列。

三、域內外大國關系演變和陣營重組牽動敘局勢變化起伏

目前來看,在敘利亞問題上的陣營分野,已經從美、歐、沙、土、卡等國組成的倒巴”陣營對抗俄、伊組成的挺巴”陣營,變成了俄、伊、土三國主導的阿斯塔納”陣營對抗美、歐、沙、卡等國主導的日內瓦陣營”。但兩大陣營都不穩固,存在重組捭闔的可能。一方面,土與俄、伊兩國的結盟并不穩固,雙方在敘利亞問題上合作空間有限,在伊拉克、也門等其他地區事務中也存在結構性矛盾。土與俄、伊的接近更像非常時期的抱團取暖和情緒化報復,一旦土美關系回暖,土很可能立即重回美陣營。另一方面,沙特與卡塔爾斷交風波后,卡塔爾向土耳其、伊朗靠攏的勢頭明顯,卡同意土在卡設立軍事基地,卡伊全面恢復外交關系。如果卡塔爾與沙特進一步決裂,在敘利亞問題上倒向阿斯塔納”陣營一方,也可能進一步鞏固和擴大阿斯塔納”陣營的實力和影響。

(責任編輯:蘇童)

特別關注 More

讀者服務

010-83908407(編輯部)
010-83908400(總編室)
010-83908408(發行部)

在線投稿

在線訂閱

正规赛车北京pk10官网 广东快乐10分开奖玩法 孕婴产品批发赚钱吗 云南时时视频直播 时时彩计划软件哪个准 群英会中奖规则和奖金 苹果赚钱软件评论语 现金提现的棋牌游戏 福彩3d猜大小怎么赔 猎鱼达人刷弹头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