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十一选五500期走势|宁夏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主管

微信公眾號

中國與世界

“一帶一路”沿線新興發展節點的功能認知與發展策略

時間:2017-08-15 作者:蘇寧

導語:一帶一路倡議推進過程中,沿線區域一批港口、園區等樞紐性節點建設成就斐然。然而,在這些節點建設中也面臨功能單一、與當地發展戰略對接有限、拓展性不足等問題。因此,應以新興發展節點的新思路認識、規劃此類快速發展中的樞紐性區域。對相關節點應采取以城市化為核心的綜合性發展思路,以城融合園區拓展方式提升沿線新興節點的發展能級,使之成長為具備一帶一路要素流動樞紐和當地發展增長極雙重作用的核心城市。

      寧/文

DOI: 10.19422/j.cnki.ddsj.2017.07.012

 

隨著一帶一路倡議的實施推進,基于沿線互聯互通的需求和機遇,中國已在沿線國家投資建設了一批港口、園區、能源基地等樞紐性節點。其中,諸多樞紐節點具備要素樞紐和發展增長極的雙重屬性和潛在的成長性,能夠成為一帶一路沿線的新興發展節點。促進此類節點的發展,有助于提升沿線潛力型樞紐區域的發展能級,推進前沿區域的城市化,進而培育沿線的新興城市群體。

 

一帶一路新樞紐升級為新興發展節點的需求與重要意義

一、一帶一路新樞紐節點發展路徑亟待升級

隨著一帶一路倡議的持續推進,沿線部分國家與區域既有城市在承載合作項目能力、安全保障,以及基礎設施配合度等方面存在的一些問題逐漸凸顯。在這種情況下,中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在新興區域合作建設的港口、園區等新興樞紐性節點發展迅猛,已逐漸成為區域發展新增長點。截至2016年底,中國企業已在沿線20個國家建設56個經貿合作區,累計投資超過180億美元(約合人民幣1240億元)。中國在巴基斯坦瓜達爾港、斯里蘭卡漢班托塔港、希臘比雷埃夫斯港等合作項目得到快速推進。

中國企業在海外的基礎設施投資和樞紐性節點建設過程中,也面臨一系列問題,主要表現為三方面:其一,對新興樞紐的戰略高度認識不足。中國的海外樞紐節點建設,更多側重通道的連接功能和基礎設施建設,未能從區域經濟乃至地緣經濟角度謀劃新節點的區域支撐作用。其二,新興樞紐的建設模式較為單一,往往聚焦港口、管線、園區等有限功能,缺乏綜合性的建設思路,特別是未能以城鎮發展的整體視角推進區域成長與能級躍升。其三,新興樞紐節點區域的發展建設與所在國家、區域發展策略的配合性有限,對當地發展的正外部性效應發揮不足。上述對新樞紐區域戰略作用認識的局限性和傳統的建設運行模式,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新樞紐節點對一帶一路沿線區域發展的服務作用。

二、新興發展節點概念為沿線節點轉型升級提供新思路

為解決上述問題和需求,需要對一帶一路沿線新發展樞紐節點的性質進行重新認識和更高層次的功能定位。這種認識和定位可基于新興發展節點(Emerging Development Pivot)的概念進行整體謀劃。

所謂新興發展節點,主要指相對于成熟或完備的發展節點而言,具備潛力、或處于發展過程中的戰略性樞紐空間。此類節點位于沿線國家、區域關鍵通道上,具有地理、資源、人文的重要價值,是具有巨大發展潛力的樞紐性區域。這些節點的崛起和發展,有助于形成沿線區域的城市增長極,對既有發展節點網絡進行補充強化,對一帶一路沿線區域的經濟社會發展具有重要的支撐作用。同時,此類樞紐節點的深入發展,對于沿線流量通道的安全保障和區域經濟的多樣性也具有重要的推進作用。

新興發展節點對傳統戰略通道

概念的超越

一、新興發展節點的概念新意

相對于傳統的戰略樞紐、節點而言,新興發展節點的內涵具有包容性、發展性、帶動性等新特點。此類節點是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合作需求在主要戰略通道中的空間投射和擴展,其作用的發揮更多基于中國與沿線國家的包容性與聯動性發展。同時,新興發展節點的培育與塑造,對于擴展一帶一路倡議對發展中區域的影響,促進發展作用溢出Spill-over)也具有重要意義。而這種對于區域發展的支撐作用,建基于對全球性戰略通道的全新認識,也是對于傳統戰略通道概念和作用的全面超越。

從傳統概念上看,通道是指大量物流集中通過的地帶。而主要大國對于戰略通道的理解也基于上述認知。如1986 年,美國總統羅納德·里根提出全球16個最具價值的戰略要地major maritime “chokepoints”) 概念,至今仍影響著美國的地緣和安全戰略。此類通道的選擇依據,在于海運交通流量,以及地緣戰略價值,特別是軍事安全價值,主要基于海權論和地緣政治為基礎的控制功能。其空間特征表現為對航線或大洋通行有拒止能力的狀區域。

而隨著經濟全球化的新發展,以及一帶一路倡議的包容共贏性質使然,中國對沿線區域戰略通道的認識,有別于西方點狀控制理念,更強調對Line)狀與Belt)狀區域的識別、開發和共同利用,具有開放性的特征。這是一種更為綜合性的戰略通道認知和運用。

中國在經濟走廊及海上物流通道區域建設新的發展節點,便是支撐、促進此類線性帶狀新型戰略通道發展的重要舉措。從這個意義上看,中國在一帶一路沿線新開辟的航運、基礎設施節點,不僅在于保障資源、能源、商品等要素的運輸和流通,更在于促進沿線區域的發展,對通道建設起到支撐和拓展作用。

從發展潛力上看,一帶一路沿線戰略通道中的新興發展節點,基本具備國際流量的承載能力,以及區位優勢。這些節點的發展,具有從單一的流量樞紐或產業園區,成長為具有綜合功能的城市的潛力。這就需要全面理解海外新建節點的升級發展需求,使相關節點超越承載能源、貨物貿易流通的碼頭定位,成為具備地方化深度合作能力的綜合性樞紐,進而成為具有可持續發展能力和功能擴展能力的通道區域發展撬動支點

二、新興發展節點的主要特性

新興發展節點與普通港口、口岸不同,能夠擔當全球經濟地理新興節點、一帶一路欠發達地區增長樞紐、國際新要素流動通道、國際經濟社會文化交往空間等多重職能,具有一系列新特征。總體上看,這些特征主要反映在功能、戰略、資源、規模、發展等方面。

一是功能體系的多樣性。新興發展節點是具備多種功能發展前景的新興區域,除資源通道、物流等核心功能外,還具有資金、人員、信息、文化等多要素流動功能的拓展性。

二是戰略職能的融合性。新興發展節點不僅承擔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戰略支撐職能,而且具備促進一帶一路發展機遇與沿線國家重大發展戰略相互融合的能力。如與俄羅斯基礎設施跨歐亞大通道,哈薩克斯坦基礎設施建設光明大道計劃,蒙古國草原之路計劃,巴基斯坦中巴經濟走廊等戰略的對接等。

三是要素資源的承載性。新興發展節點依托地理區位上的優勢地位,以及基礎設施的轉型升級,能夠提供強大的要素流通承載力。這種承載力特別體現在對亞太區域與世界島新通道之間的能源、資源、商品、信息流的服務能力。

四是規模體量的成長性。從體量上看,新興發展節點具備空間、人口規模、經濟體量的成長性與經濟網絡連接拓展功能,能夠發展成為具有區域影響力的城市化空間和區域性樞紐。

五是發展導向的包容性。從發展的作用上看,新興發展節點對當地區域發展具有嵌入和引領作用,其發展成果具有共享性,能夠對周邊區域乃至所在國帶來輻射帶動作用。

 

新興發展節點的空間分布與作用

一、新興發展節點的空間分布

從當前的建設趨勢上看,一帶一路沿線新興發展節點主要分布于六條一帶一路國際經濟合作走廊之上,數量約為20個。這些新興發展節點的發展和相互連接,有助于形成國際經濟合作的發展走廊(Development Corridor)。

從當前及未來的發展來看,新興發展節點形成的主要通道類型包括:

1、海上發展走廊。主要為戰略通道新建港口節點與園區、高鐵的互動形成的線狀連接節點網絡,主要對接南亞、東南亞、西亞國家的發展戰略及城市化需求。

2、大陸橋發展走廊。主要為中亞、西亞等國家口岸的重要發展節點形成的節點網絡,以鐵路、公路與港口的陸海聯運線路為連接軸線。

3、新興領域合作走廊。主要為依托航空、網絡、信息等非傳統連接或虛擬空間通道而建構的戰略新樞紐網絡。

二、新興發展節點的主要作用

新興發展節點對于一帶一路沿線城市網絡的構架和經濟發展走廊的形成具有重要的支撐和帶動作用。總體上看,其主要作用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第一,戰略通道的保障者。新興發展節點的重要作用在于發揮區位優勢,承擔戰略性通道的流量樞紐和通道安全性維護職能。

第二,城市走廊的聯結者。從城市間互動角度看,一帶一路沿線經濟合作走廊的城市網絡仍有缺失的節點。這就需要新興發展節點通過自身成長擔當起連接城市走廊的職能,補齊一帶一路城市網絡的鏈接薄弱環節。

第三,區域發展的發起者。新興發展節點應成為所在國欠發達區域發展的重要引擎,配合所在國戰略,帶動周邊欠發達區域的城市化與國際化發展。

從相關節點的戰略作用及發展潛力上看,新興發展節點又可分為以下幾種類型:

1、資源保障類。即海外能源和關鍵原材料的流動承載區,主要承擔要素資源的運輸和保障職能,并在資源樞紐功能基礎上實現功能拓展。

2、商貿物流類。即重要能源、原材料及商品的登陸點換乘站,主要基于自身的區位優勢及產業、基礎設施條件,形成國際商貿物流的關鍵樞紐區,并延伸產業鏈及功能體系。

3、產業發展類。主要為關鍵性的產業建設區域,基于資源條件及通道節點優勢,以產業園區為依托,形成區域產業體系的重要節點或增長極。

 

新興發展節點的

發展路徑與培育方式

一、城市化”——新興發展節點的發展模式

新興發展節點基本位于待開發區域,其發展的空間和潛力較大。對于此類區域發展模式的整體規劃,顯得尤為重要。從相關區域的當前發展特點上看,新興發展節點大部分處于單一的功能區園區階段,其發展的關鍵之處在于以城市化作為主要路徑,促進所在區域的綜合性發展。

中國積累了通過城市化實現快速崛起的大量成功經驗,因此,在新興發展節點的規劃建設思路中,應高度關注中國城市發展經驗的海外應用。在發展模式選擇上,應重視產城融合,以通道樞紐功能為核心,構建新城。積極探索港口園區城市以及交通經濟社會功能的融合、聯動發展策略,在一帶一路沿線區域建設生機勃勃的新特區。

二、重點發展領域

新興發展節點的發展應關注若干有助于撬動區域全局發展、實現自身快速城市化的重點領域。主要包括:1、交通體系建設:節點區域內、外部交通體系的升級與拓展;2、基礎設施:區域基礎設施建設與互聯互通;3、園區規劃:產業園區的規劃以及園區與港口、管線等物流樞紐的體系建構;4、產業投資:對節點區域有戰略性引導及支柱作用的產業體系建構及重點產業投資;5、社會建設:節點區域的社會體系塑造及社會保障體系營造。

三、主要培育方式

1港城產城互動發展。應促進節點的港口城市園區城市發展融合,發揮中國長期以來積累的承接國際投資的經驗,以及在開發區、產業園區、科技園區、保稅區、自貿區等方面的規劃、建設和管理能力,促進核心功能帶動區域城市化。

2示范帶動雁行模式。著力發揮中國在資金、商貿渠道等方面的優勢,在一帶一路首倡國及重要參與國新興發展節點形成先期示范,帶動同類型區域同步發展。

3在地化融合發展。促進新興節點發展與區域整體發展相結合,推動中方建設目標與所在區域戰略發展相結合,形成以新興節點為核心的區域整體、融合發展態勢。

(作者系上海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研究所副研究員)

(責任編輯:徐海娜)

(注釋略)

 

——————————

 

參考文獻

1. 郭愛君, 毛錦凰:《絲綢之路經濟帶: 優勢產業空間差異與產業空間布局戰略研究》,載《蘭州大學學報: 社會科學版》,2014年第1期。

2. 王勇輝:《“21 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東南亞發展節點國家的構建》,載《世界經濟與政治論壇》,2016 年第5 期。

3. 安虎森、鄭文光:《地緣政治視角下的一帶一路戰略內涵地緣經濟與建立全球經濟新秩序》,載《南京社會科學》,2016 年第4 期。

特別關注 More

讀者服務

010-83908407(編輯部)
010-83908400(總編室)
010-83908408(發行部)

在線投稿

在線訂閱

11选5任选稳赚技巧 三公大吃小押注技巧 至尊国际平台网址 麻将二八杠如何作弊 足彩怎么买中奖率高 可以赚钱的游戏捕鱼 和乐彩票 重庆时时开奖预测下期 北京pk10走势下载 快乐12选5胆拖投注表